產業互聯網是大數據的未來

薩納斯 時間:2019-11-04 14:47:00 瀏覽:62

關于大數據行業,目前依然普遍存在兩種理解,一種是把做數據存儲、數據分析、數據應用的企業囊括在一起稱之為大數據行業,另一種則囊括的范圍更加廣闊。


大數據只是一個工具

什么是大數據?

已經成為普遍共識的是大數據只是一個工具,是一個幫助企業在數據時代創造更大價值的概念。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朱巖表示,對大數據,他們更完整的稱呼是: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

之所以強調是深度融合,朱巖認為,只有深度融合才能創造價值,而只有創造價值的大數據應用,才是真正有價值、有意義的。

朱巖提到,這樣理解的大數據產業,主要是圍繞IDC來做,機柜是基礎,行業里稱呼“南貴北烏”就是這樣來的。資料顯示,到明年,內蒙古烏蘭察布的機柜數量將達到120萬個。

相比狹義上的大數據產業,朱巖提到,“我們更看好的是產業互聯網發展帶來的大數據機房、基地需求”。朱巖認為,產業大數據應用發展是大數據產業發展的基礎,圍繞產業大數據衍生出來的大數據存儲、分析需求是當下階段大數據產業發展的方向。

融資收緊加速行業洗牌

隨著資本市場單純炒概念的階段過去,包括大數據在內的行業,普遍遭遇資本寒冬期,尤其是民營中小微企業,明顯感受到了資本寒冬期融資難問題。這一現象在朱巖看來,是我國資本市場走向理性的表現,也是加速大數據行業優勝劣汰的助推劑。

在過去十年,我國資本市場炒概念現象嚴重,大數據作為一個炙手可熱的概念,也被資本市場炒了十年。“那個時候,你說我是做大數據的,很容易就能融到錢,炒概念賺錢快,不少人借此機會賺到了錢”,但從2018年開始,投資方發現投給炒概念企業的錢退不出來,朱巖說,“資本都是趨利的,退不出來投資方就會收緊投資,甚至是不投資,這樣就導致行業像斷了電一樣”。

資本收緊,朱巖認為與我國金融業的發展變化直接相關,“我國金融業開始脫虛向實,換句話說就是現代金融要成為支撐實體經濟的金融”,用朱巖的話來說就是,金融業不是沒有錢,資本市場上也不缺錢,只是國家政策調整,結合國家大方向,投資重點發生了變化。“具體到大數據行業就是,投資機構更關心能夠創造多大的價值,或者是應用場景是什么樣的,而不是單純的概念。”回到大數據行業,不得不承認,近些年確實有不少大數據公司沒有盈利模式,只是依靠資本融資活著。朱巖表示,這樣的投資形勢會加速行業大浪淘沙,優勝劣汰。

服務新產業體系的大數據企業是好企業

什么是做得比較好的大數據企業?十九大提出,我國現階段的經濟發展戰略目標是要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為此,朱巖表示,能夠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服務的大數據企業就是做得比較好的企業,也就是能在傳統產業基礎上,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搭建出新的產業體系,能服務新產業體系的大數據企業就是好企業。

在朱巖看來,每一個傳統產業里都存在著這樣的機會。

如何理解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構建新的產業體系,朱巖舉了貨用輪胎的案例。“貨車用的輪胎市場,沒有強勢品牌,市場非常混亂,但規模不小,一年大約2000億-3000億元的規模。該輪胎產業有一個特點,更換頻次很高,平均3個月就要換一次,但這個更換沒有4S店,大部分是街邊的夫妻老婆店,這就導致輪胎的質量參差不齊,安全事故頻發,加上中間賬期拖欠嚴重。2000億-3000億元的市場規模,彼此拖欠的賬款金額可能就到上百億,這就說明這個產業很不健康。”

在這個行業曾經誕生了一個叫胎大王的大數據企業,把這個行業上下游的數據都收集了起來,但這個企業的問題是不知道把數據收集起來做什么。朱巖介紹,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干了兩件事情為胎大王找到了生存價值和盈利點。“我們幫它加入金融,加入技術。加入技術就是我們給每一個輪胎加一個ALPHA(阿爾法)傳感器,這樣我就能知道輪胎在哪、在哪輛車上。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用在金融領域就叫動產確權,動產確權之后我能給它提供貸款了,就是給動產提供貸款,有了這個金融產品我就能解決這個產業每個環節上的賬期問題。”

胎大王為貨用輪胎行業構建了一個新的產業體系。具體的理解是:胎大王作為一個大數據公司,整合了這個輪胎產業上混亂的價值鏈,把中間額外的環節淘汰掉,這樣就形成了“輪胎廠家-夫妻老婆店-卡車司機”這樣一個更簡短的產業鏈條,通過鏈條優化,整個中國輪胎市場就凈化了,整體升級了。

朱巖強調,各個行業的數據都要有這種應用方式上的改變才能成為一個能存活的大數據企業。“擁有行業數據之后還不夠,重要的是要構建一個新的行業模型,這個行業的商業模式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這不是一個企業,而是這個行業的生態變化,這是大數據能夠起到的大作用”。

失敗核心是應用場景不成熟

任何一個行業和大數據融合的過程,都會試錯、走彎路、交學費。用朱巖的話說,交學費幾乎是任何一個新事物誕生、成長都要經歷的過程。

“我認為核心原因還是市場不夠成熟,大數據企業在應用場景上還不夠成熟”,朱巖認為,沒有應用場景是大部分大數據企業失敗的核心原因,沒有應用場景也就意味著沒有盈利點。

關于這一點,朱巖還特別強調,大數據場景應用的前提還包括數據質量,“數據質量問題是導致數據應用價值大小的直接因素”。同樣以醫療大數據為例,電子病歷卡和居民健康檔案是醫療行業兩個重要的數據信息,就居民健康檔案數據來說,好多數據都是假的。朱巖介紹,他曾帶著團隊專程調研過某個城市居民健康檔案數據的準確性,“最后發現這些數據可能連30%的準確性都達不到”,當數據本身都不準確,也就沒有了應用的價值。

在行業普遍認知中,大數據產業發展,資本、技術和應用場景三個要素必不可少,朱巖則提到,這三個要素之外,還需要經濟模型,“不把經濟模型或者說金融模型注入到這三個要素中去,也沒有辦法支撐大數據產業”。

經濟模型可以理解為系統思維,資本、技術和應用場景都是一些要素點,是把這些要素串聯起來的系統,也可以理解成為產業生態。“經濟模型就是成本效益分析,也就是把參與對象的成本效益分析在一個系統里邊統一考慮。原來是一個企業自己來考慮自己的,經濟模型則是把不同的企業放在同一個產業生態里邊,重新設計每一個企業角色,它能創造的價值就不一樣。”

經濟模型不是商業模式,商業模式更多的是針對單個企業,經濟模型則是從產業生態角度考慮,囊括了產業生態里的很多個企業,用經濟模型實現各個企業的價值最大化。朱巖說,經濟模型要解決的是系統優化問題,這就是囚徒困境所說的到底是要全局最優還是局部最優。


商務合作
商務合作
江苏11选5任五